<listing id="3ax17"><dfn id="3ax17"></dfn></listing>
    1. <mark id="3ax17"><ol id="3ax17"></ol></mark>

      1. <mark id="3ax17"><ruby id="3ax17"><span id="3ax17"></span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<tt id="3ax17"><ol id="3ax17"></ol></tt>
        <mark id="3ax17"><button id="3ax17"><span id="3ax17"></span></button></mark>
        <output id="3ax17"></output>

          <small id="3ax17"><delect id="3ax17"></delect></small>
          1. 歸國五十年
            《又見奈良》背后的日本遺孤

            主人給來客表演節目,開場是日本能劇的架勢,夫妻倆一開嗓,唱的卻是京劇“樣板戲”《智取威虎山》。

            據杜穎觀察,遺孤的三代、四代中不會說中文的越來越多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關于“我是誰”的追問終將過去,他們會同化為“真正的日本人”,消融在日本社會中。

            (本文首發于2021年3月18日《南方周末》)

            電影《又見奈良》劇照。 (劇組供圖/圖)

            在2021年初上映的中日影視作品里,“日本遺孤”——侵華戰爭時期誕生的特殊群體——頻繁出現。

            日本遺孤是“日本開拓團”的后代。1936年5月,日本關東軍制定了所謂的“滿洲農業移民百萬戶移住計劃”,大批日本農業貧民作為“開拓團”成員源源不斷地涌入中國東北定居,人數一度達到20多萬。1945年日本戰敗,官兵優先撤離中國,“開拓團”的日本貧民被安排在最后撤退。日本政府同時規定,五歲以下的孩子不準帶回日本,由此留下大量日本孤兒,中文稱之為“日本遺孤”,日語里叫作“中國殘留日本人”。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后,90%以上的日本遺孤陸續回到日本定居,2021年是第五十個年頭。據日本厚生省公布的數據,目前在日遺孤有2818人。

            在電影《唐人街探案3》里,日本遺孤是片中兇案的關鍵人物。在2021年1月底上映的日劇《鐵證懸案:真實之門》第三季里,日本遺孤大川是一起兇殺案的受害者。

            由鵬飛執導,賈樟柯、河瀨直美聯合監制的影片《又見奈良》將于2021年3月19日上映,該片將視角對準了日本遺孤和她的中國養母。吳彥姝飾演的中國養母陳惠明在戰后收養了一名日本遺孤,取名陳麗華。麗華長大后回到日本尋找親生父母,她離開中國后的近十年里,與養母通過書信維持聯系。直到有一天書信聯系中斷,此后的五年里,陳惠明再也沒收到麗華的消息。2005年,思女心切的陳惠明不顧年近八十的高齡,孤身一人跨越千里,從中國東北來到日本奈良,在同為遺孤二代的小澤和日本退休警察一雄的幫助下,踏上了輾轉尋找養女的道路。其間他們遇到了很多歸國遺孤,這些遺孤大多生活在日本底層,生活艱辛,難以融入日本社會。

            “日本遺孤”題材的文藝創作由來已久,如謝晉執導的電影《清涼寺鐘聲》(1991)、日本影視作品《遙遠的羈絆》《中國、日本:我的國家》等。在中國的影視作品里,日本遺孤的故事結局大多是回到中國,對中國文化懷有強烈認同感,同時表現中國養父母的仁愛溫厚、跨越民族和地域的愛;日本則側重探討個人身份問題、如何適應不同的社會文化、如何與日本政府抗衡,爭取自我權利。

            時間來到2021年,最年輕的第一代日本遺孤也已進入古稀之年,許多已不在人世。他們終其一生都在追問“我是誰”,在兩種不同文化的夾縫中掙扎,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日本侵華戰爭。“戰爭遺留的傷痛會綿延很久。”導演鵬飛說。

            電視里放著《鄉村愛情》

            鵬飛拍攝《又見奈良

           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            立即登錄
            一级毛片免费完整视频,亚洲人成电影在线手机网站,最新资源影音先锋男人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