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sting id="3ax17"><dfn id="3ax17"></dfn></listing>
    1. <mark id="3ax17"><ol id="3ax17"></ol></mark>

      1. <mark id="3ax17"><ruby id="3ax17"><span id="3ax17"></span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<tt id="3ax17"><ol id="3ax17"></ol></tt>
        <mark id="3ax17"><button id="3ax17"><span id="3ax17"></span></button></mark>
        <output id="3ax17"></output>

          <small id="3ax17"><delect id="3ax17"></delect></small>
          1. 詩人亞當·扎加耶夫斯基去世,曾接受南方周末專訪

            2021年2月初,波蘭詩人亞當·扎加耶夫斯基打了疫苗,7天后得急性胰腺炎,進了ICU,接著又在醫院感染新冠病毒。他不幸于2021年3月21日去世,享年76歲(1945年6月21日-2021年3月21日)。

            2014年3月,詩人扎加耶夫斯基來廣州領取第九屆“詩歌與人·國際詩歌獎”時,接受了南方周末記者的專訪。

            這些年來,他一直是諾貝爾文學獎賠率榜上的熱門人物,隨著他的去世,永遠無緣該獎了,但這絲毫不影響他在詩歌上的國際地位。

            重新發表這篇專訪,以表達對詩人的哀悼。

            “我不是活動家 我是幻想家”

            專訪波蘭詩人扎加耶夫斯基

            2014年3月,波蘭詩人扎加耶夫斯基來廣州接受第九屆“詩歌與人·國際詩歌獎”時,惦記的是他的出生地烏克蘭的局勢,從廣州離開后,他馬不停蹄地去了烏克蘭西邊的利沃夫和斯坦尼斯瓦夫。

            扎加耶夫斯基很喜歡廣州的光孝寺、陳家祠和民間針灸。 (孫海/圖)

            過去作家和詩人承擔了社會批判的作用,現在有了媒體,詩歌更多的是要表現內心世界的思考,更廣義的關切。 ——扎加耶夫斯基

            “我有烏克蘭情結,每次我去利沃夫的時候,總喜歡漫步在大街小巷,沉浸在過往和歷史中。我喜歡想象我的家庭在這里,曾有過的那些兄弟姐妹。”扎加耶夫斯基告訴南方周末記者。

            2014年3月,波蘭詩人扎加耶夫斯基來廣州接受第九屆“詩歌與人·國際詩歌獎”時,惦記的是他的出生地烏克蘭的局勢,從廣州離開后,他馬不停蹄地去了烏克蘭西邊的利沃夫和斯坦尼斯瓦夫。

            “在利沃夫小小的機場,四座社會主義現實主義風格的砂巖雕塑向我告別——一個士兵、一個農夫、一個領航員、一個工人。他們立正于五月明亮的陽光下,像被遺忘的希臘史詩里的英雄。”他說,他能表達的是:“祝愿一個新的、民主的烏克蘭一切順利。”

            原本他的計劃是要去做心臟手術。

            這位1945年出生于利沃夫的波蘭詩人在2004年獲得了由美國《今日世界文學》頒發的諾斯達特國際文學獎,那一年,曾獲得該獎的波蘭詩人米沃什去世。波蘭有過顯克微支、萊蒙特、米沃什、辛波斯卡等諾獎得主,扎加耶夫斯基則在近年來連續成為諾獎博彩榜上的熱門人物。

            “我不是一個活動家,我是幻想家,任何比較嚴肅的行動或者組織都不會因為我而得益,但我也不是一個與現實完全脫離的人。”他告訴南方周末記者。“9·11”事件之后的9月24日,《紐約客》發表了扎加耶夫斯基的《試著贊美這遭損毀的世界》,美國很多家庭的冰箱上都貼了這首詩。蘇珊·桑塔格評說扎加耶夫斯基的詩歌:“這里雖然有痛苦,但平靜總能不斷地降臨。這里有鄙

           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            立即登錄
            一级毛片免费完整视频,亚洲人成电影在线手机网站,最新资源影音先锋男人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