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sting id="3ax17"><dfn id="3ax17"></dfn></listing>
    1. <mark id="3ax17"><ol id="3ax17"></ol></mark>

      1. <mark id="3ax17"><ruby id="3ax17"><span id="3ax17"></span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<tt id="3ax17"><ol id="3ax17"></ol></tt>
        <mark id="3ax17"><button id="3ax17"><span id="3ax17"></span></button></mark>
        <output id="3ax17"></output>

          <small id="3ax17"><delect id="3ax17"></delect></small>
          1. 不踐約書 | 為什么寫詩

            (本文首發于2021年3月25日《南方周末》)

            我一直認為詩是文學的最高形式,而且不分時代和種族,沒有什么例外。 (視覺中國/圖)

            文學的最高形式

            我大約是1970年代初開始寫詩的。我一直認為詩是文學的最高形式,而且不分時代和種族,沒有什么例外。有人認為至少在我們這里,詩的時代是過去了,大行其道的應該是小說。小說的邊界一直在擴大,但詩仍然居于它的核心。出于這種認識,詩就成為我終生追求的目標。

            沒有抓住詩之核心的文學,都不可能杰出,無論獲得怎樣多的讀者都無濟于事。一般來說,閱讀情狀是一個陷阱,寫作者擺脫它的影響是困難的。對于詩的寫作來說就尤其如此。寫作者的生命重心會放在詩中。有這樣的認知,那么生命能量無論大小,都會集中在一個方向,這方向幾十年甚至終生都不會改變。

            我在青春期近乎瘋狂地寫,不知寫了多少,但我知道并沒有寫出哪怕接近一點的心中的好詩。青春期的沖決力是強大的,也更有純度,所以詩神會眷顧。但詩還要依賴對生命的覺悟力、洞察力,特別是仁慈。人上了年紀會更加不存幻想,更加仁慈。我這幾十年來一直朝著詩的方向走去,這種意境和熱情把我全部籠罩了。一個經歷了漫長詩路的人,在其一生的勞動與判斷中,必會有個人獨到的眼光,這眼光不是他人能夠取代的。

            白話文運動與現代詩

            中國自由詩顯然需要與白話文運動聯系起來考察,就此看

           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            立即登錄
            一级毛片免费完整视频,亚洲人成电影在线手机网站,最新资源影音先锋男人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