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sting id="3ax17"><dfn id="3ax17"></dfn></listing>
    1. <mark id="3ax17"><ol id="3ax17"></ol></mark>

      1. <mark id="3ax17"><ruby id="3ax17"><span id="3ax17"></span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<tt id="3ax17"><ol id="3ax17"></ol></tt>
        <mark id="3ax17"><button id="3ax17"><span id="3ax17"></span></button></mark>
        <output id="3ax17"></output>

          <small id="3ax17"><delect id="3ax17"></delect></small>
          1. 湖臺夜話 | 險惡時刻

            (本文首發于2021年3月25日《南方周末》)

            我認識一位美國小說家,他的第一部書是一本很好的短篇小說集,但《紐約時報》卻給了一個非常刻薄的書評,結果他的書受到巨大傷害,沒能出平裝本。 (視覺中國/圖)

            英語作家常常會遇到險惡時刻(a sinister moment)。這個說法是我發明的,它并不是指有人故意作惡,制造事端,而是指寫作出版過程中出現的頗有險情惡意的時刻。這種險惡往往給人陰差陽錯的感覺,仿佛這種事遲早要發生,即使沒有人刻意為之。張愛玲的第二部英文長篇小說就遇到了一個險惡時刻,從那以后,她的英文寫作一蹶不振。這種時刻通常出現在作家的頭幾本書的階段,有時第一本書就遇見了險惡時刻。我認識一位美國小說家,他的第一部書是一本很好的短篇小說集,但《紐約時報》卻給了一個非常刻薄的書評,結果他的書受到巨大傷害,沒能出平裝本。二十多年了,還能感覺到那位作家頭上懸著那片烏云,他的寫作一直不順利。這種情況也發生在一些華語作家的英譯作品上,第一本就遇上滑鐵盧。

            華裔英文作家閩安琪主要寫非虛構作品。她的第一部回憶錄《紅杜鵑

           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            立即登錄
            一级毛片免费完整视频,亚洲人成电影在线手机网站,最新资源影音先锋男人站